等等

等等别等了,自己去找ta吧

【MeikoxPeanut】自情花绽放的季节

   考完试啦,来一发妹花邪教。
每次写文的初衷都是为了写肉,但是写着写着车就没了。欢迎各位勾搭督促。
灵感来自于...考试作文材料哈哈哈
人物ooc,请勿上升真人,转出lof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 首尔。
        这样乍暖还寒的时节,不过几场小雨的功夫,就洗去了寒冬的无情冷酷的面目。那些干巴巴的枝条上已有绿色的小嫩芽偷偷摸摸地冒出了头,估摸着再过一阵子,就要结出一小串一小串的花骨朵儿了。
        又是一年春来。

       “…所以你要什么时候才能过来呢?”韩王浩拿着电话,耷拉着脑袋,望着窗外簇新的树木,闷闷不乐道,“俊植哥已经比你上一次来的时候胖了十斤了。”
电话那头传来了略带歉意的低低的笑声:“最近忙完了就来。”
      “忙完?你上个礼拜就是那么跟我说的啊。”
       田野在电话那头愈加的愧疚了,他自从退役做了教练之后,给韩王浩的时间就更少了,队伍处于磨合期,教练总是要比选手想得更多。
       不过,难得听到自家恋人那么不舍又有些撒娇的语气。他想象了一下韩王浩撇着嘴握着手机的样子,嘴角忍不住上扬,戏谑道:“你那么想我啊?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明知故问。
        韩王浩脸上有些发烫。
        “meiko...我真的想你了。”韩王浩很认真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du..du...”电话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忙音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meiko???”

        田野,在他韩王浩难得说情话的时候,把电话,挂掉了。
        挂。掉。了。
        韩王浩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气得把手机扔在了一边。
分手吧田野,你真的不爱我了,你居然敢挂本打(大)野(爷)的电话。

        而电话那头的田野,正在为自己惊人的手速而洋洋自得,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单方面分手了。
        机场大厅的广播里传来的清晰的播报航班的女声,要是被花生听到了,岂不是暴露了自己要去首尔的目的了。
       啊我真是一个贴心的男朋友,田野这样想着,不自觉地加快脚步。
        Suprise呐我的花生,乖乖在首尔等我。

       韩王浩很生气,今天是难得的假期,他却一个人孤独地在街上乱逛。
        哦莫他平时怎么没发现,街上有那么多的情侣,太辣眼睛了。
        他有些不知所措地跟着人流走,瞥见路边有一家理发店。是谁说的来着?失恋了就换个发色换种心情,于是韩王浩果断走进了理发店。
        到选发色的时候,韩王浩却犹豫了。
        他换过许多发色,也没有特别中意哪一个,s6时期的奶奶灰倒是独特,只是太麻烦了...

        ——说起s6,那是他和田野确定关系的时候。
         那时的rox打败了edg,田野却赢得了韩王浩。
        再后来他们在一起的时候,田野总是很喜欢揉乱他的头发。
      “田野你知道我为了你去洗头吹发型吗?你怎么可以那么随便就把它弄乱?”
        田野手没停,神色却温柔下来:“乖,别弄那些乱七八糟的发色发型,伤身体。虽然你怎么样都没我帅,但是我不嫌弃你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    韩王浩回过神来,撇了撇嘴,对理发师道:“麻烦染黑色,谢谢了。”
       他握紧了拳。呵呵田野,我也染回黑色了,你等着吧,绝对比你帅气。

        田野到首尔的时候已经深夜了,他站在基地门口给韩王浩打电话。
      韩王浩刚准备开一局rank,瞥了一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,果断挂断。
     再响,再挂断。
     挂断。
     挂断。
     挂断。
     “王浩呐,你赫奎哥京浩哥要你接一下meiko的电话。”裴俊植拿着手机手机对韩王浩道。
      “不接!”韩王浩气鼓鼓地道。
      “你赫奎哥说你这样他要选tp杰斯了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”韩王浩沉默了。他发现金赫奎跟他排在了一边。
       可以啊田野,谁都帮着你。韩王浩心里一股说不上来的酸劲,接了田野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 “喂,干嘛?”
       “韩王浩,我千里迢迢赶来看你,你就这样对我?”
       “谁让你挂我电话……哇等等,你说什么?”
       田野又好气又好笑,才想起来这个小朋友估计因为自己挂他电话生气了。
       “我说,我在你们基地门口,你快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无法形容的惊喜像烟花一样炸开,蔓延到全身。韩王浩迅速秒了游戏跑向外面。
        夜色里田野还穿着队服,歪着头,挂着一丝无奈的笑看向韩王浩。
       韩王浩扑到田野怀里的时候,田野习惯性地揉了揉他的头发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不是说不喜欢黑色么,怎么染回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为了你啊…你不也是黑发么…”韩王浩搂住田野的脖子,笑得眉眼弯弯,“怎么样,都是黑发的话,果然还是我最好看吧。”
        田野愣了一下,旋即也笑了,他轻轻吻了一下韩王浩的额头,道:“是是是,你最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——这次不怼你了,全世界你最好看。田野这样想。
         ——这次不骗你了,染发是为了你,我也很想你。韩王浩这样想。

        静谧的夜晚里,枝头的蓓蕾初绽。
        听得到吗?那是年少的情花绽放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 我想就这样,陪你赏满树繁花的美景,做落英缤纷的醉梦。

评论(19)

热度(78)